吃人的世道里,你做恶人,还是死人?

8 2月

吃人的世道里,你做恶人,还是死人?

回看一下过去的几期史里有毒,发现三国题材的已经写了六期,咱今天换换口味,聊一部古典小说吧。

说出这部小说的名字之前,我先分享一下我个人的读史/读书经历,到目前为止,我对很多历史人物或者文学名著的认识是分为三个发展阶段的,拿诸葛亮为例:

第一阶段是听风就是雨,也就是盲目崇拜。当时的状态差不多是只看过《三国演义》,所以觉得诸葛亮有神鬼莫测之能,草船借箭、空城计、火烧上方谷,简直是智慧的化身。

第二阶段是总想搞个大新闻,也就是叛逆阶段。这段大多是读了一些倒了若干手的历史文章,发现空城计之类的都是故事,诸葛亮没那么神,或许是出于叛逆的心理,处在这个阶段的人往往会成为亮黑,张口闭口都是:其实历史上的诸葛亮一点都不厉害,什么郭嘉、司马懿、贾诩都能吊打他,他就是演义吹出来的。

第三阶段是发现自己还要提高姿势水平,也就是理性回归。比如我在当亮黑的时候慢慢发现一些问题,从古至今似乎天下无人不亮吹,包括他的死敌司马家,从司马懿到晋朝灭亡,几乎都在吹诸葛亮,他们也没看过《三国演义》,干嘛还这么死命地吹呢?

于是我开始看正史,看得多了,发现诸葛亮确实伟大,只是他在历史上的厉害之处与演义里的“妖道”风格不同而已;进了社会开始工作,不断被生活摔打之后,也更明白了诸葛亮品格的宝贵之处。

以上的三段式过程还可以用在岳飞、本朝太祖等人身上。

本篇要说的小说,我在接触其原著以及相关的影视作品时,也经历了以上的三段式,这部小说的名字叫《水浒传》。

第一次完整看《水浒传》是央视的电视剧,电视剧当然对梁山好汉们进行了一些美化处理,当时只看到了梁山铲奸除恶、仗义豪爽的一面,所以觉得他们是好人。

初三那年,我看了《水浒传》的原著,结果越看越不舒服,比如李逵经常“不分军民,见人便杀”,别人拦下他,他还表示杀的不痛快,这不是变态杀人狂吗?三打祝家庄的时候本来扈家庄和梁山达成了互不侵犯协议,结果李逵转手就把扈家灭了门,凭什么啊?还有吃人心吃多了,眼睛红了,所以被贺号“火眼狻猊”的邓飞,以及贪财好色的王英等等,这都算哪门子好汉?

那时候我觉得他们就是一群强盗,活该被官军给灭了。第三次看水浒那就是成年以后,这次才发现前两次的自己实在是too young,too simple,名著之所以称为名著,就在于,每次重读都会有新的体验。

如果说《三国演义》展示出了理想主义者理想从猛烈燃烧到破灭的过程,那么《水浒传》则是赤裸裸地把人最微小的希望毁灭给你看,通篇都在告诉你:这世上没有好人走的道儿。你想活下去,还想做好人,那生活的当头一闷棍,背后一板砖迟早会让你明白:要么死,要么去做恶人。

-1-


林冲是个轻仇寡恩的人,如果他记仇,不会在梁山活捉高俅之后没有做出任何反应(追杀高俅失败的段落是电视剧和田连元的评书改编的),如果他懂感恩,也不会因为王伦不愿意收留他就砍了王伦,毕竟在他犯案逃跑的窘境里,王伦收留他住了几天,赶他走的时候还给了他不少盘缠。

最初的林冲是京城的中产阶级,体制内人士,有上升空间,家庭和睦,夫妻恩爱,已经可以算是很多人眼中的成功人士了。不过,在那个吃人的年代,媳妇长得漂亮就是原罪,而且看上林娘子的还不是一般的地痞无赖,而是统治集团的二代——高衙内。

在天潢贵胄面前,中产阶级就是稍微大一点的蝼蚁而已,高太尉有一百种办法办了你,于是中了奸计,误闯白虎节堂的林冲被发配了。莫名其妙被害的家破人亡的林冲此时还想做一个官府眼中的好人,当时他想的是“一刀一枪,博个功名回来”。

路上解差想杀他,被鲁智深救下后,林冲依旧没有反叛的意思,反而还是跟着解差走到了发配的地方,在我头上拉屎没关系,拉干的我巴拉下去,拉稀的我擦了,你横不能拉痢疾吧?

还真能。

甭管你走到天涯海角,赵家的代理人还是会想办法弄死你,结果火烧草料场事件发生后,林冲才忍无可忍,杀了高太尉的喽啰,走上了黑道。


与林冲一样,因为媳妇长得太漂亮而遭遇飞来横祸的还有武大郎。武大在武松的心中一半是兄长,一半是父亲,在柴进府中饱受冷遇的武松要回家看兄长,我总觉得到家之后,他就会和兄长一起卖炊饼,相依为命,了此余生吧。

命运就是那么不可思议,在家门口,武松打死了老虎,成了县里的英雄,一下进入了体制内,而久未谋面的哥哥也娶了个漂亮的嫂嫂,在武松眼中,平凡而又美好的日子即将开始了。

然后出一趟差回来,哥哥就不明不白地死了。

武大是水浒中底层老实人的典型代表,没多大本事,靠劳动吃饭,不招灾不惹祸,谨小慎微,与世无争。唯一的“过错”就是找了个漂亮媳妇。


各位试想一下,如果他没有武松这么个快意恩仇的弟弟,是不是也就白死了?而在那个世道,又有多少武大这样的人无辜枉死呢?真令人不寒而栗。

武松一开始是个很有法律意识的人,他选择收集证据,然后起诉潘金莲,结果官府早就收了西门庆的钱,没给他立案,这才逼得武松去自寻公道。

杀了西门庆和潘金莲之后,武松依旧体现出了法治精神,他没有一走了之,而是到案打官司:人是我杀的,你该怎么判怎么判。在汹涌的舆论干涉之下,再加上县官个人对武松也比较欣赏,就判了他一个发配的罪。

失去了唯一亲人的武松阴差阳错地活了下来,他被送到了发配地界之后又卷入了施恩与蒋门神的火并,因为这次火并他又得到了张都监的赏识,成了张都监眼前的红人。

命运似乎向武松再次露出了微笑,张都监给武松钱,给他地位,给了他未婚妻,最重要的是,给了他希望,让武松有一种错觉:自己还能重新做人,还能好好活着。

命运收起了微笑,说:你丫是想瞎了心了吧?

很多人说武松在血溅鸳鸯楼时乱杀无辜,也不是什么好人,但各位想想,在唯一的亲人死于毒手的时候,谁替他主持过公道?当他的希望之火再度燃起又被扑灭的时候,谁替他主持过公道?在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之后,有几个人的心理不会产生扭曲?

我大哥那么老实的人说死就死了,张都监冤枉我偷钱不说,还非要置我于死地,这世界没有公道,只有恶人横行,那好吧,我就比你们还恶。

-2-

林冲和武松等人的遭遇可以归咎于庙堂,从上层官僚到基层官僚,都是贪赃枉法的混蛋,庙堂让人活不下去,与之对比之下,江湖就显得温暖了许多。

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,大秤分金银,替天行道,除暴安良,岂不快哉?这才是好去处嘛。

好个屁,江湖恶毒起来,程度一点不低于庙堂。

作为朝廷军官的秦明攻打清风山被擒的时候是不想投降的,他表示“生是大宋人,死是大宋鬼”,宋江说没问题,咱先喝酒吧,明儿就送您回去。

趁秦明喝多了睡着的时候,宋江派人扮成秦明模样,把附近的村落给屠了。所以等第二天秦明回去的时候,发现知府已经认定他投降了强盗,所以把他全家都杀了。

而这时秦明的处境就非常尴尬了:给家里人报仇的话,杀知府,你一个人够干嘛的?杀宋江,你还是一个人,而且你家人又不是他杀的。这时候宋江向秦明伸出了橄榄枝,有家难奔有国难投的霹雳火也只好从了,而归降之后,宋江还把花荣的妹妹许配给了他。

在其他人眼里,这就叫“顺宋大哥者昌,逆宋大哥者亡”,以后如果他们想反对宋江,可以提前想想自己比霹雳火如何了。

宋江始终打着忠义的旗号,江湖上也都把他当做大好人,但起码秦明的家人还有那些被屠戮的百姓应该不会这么认为。

如果说秦明来自敌对势力,宋江用点损阴丧德的套路还情有可原的话,朱仝就纯粹是错把宋江当做自家兄弟了。

朱仝这人能力强、人缘好,讲义气,作为政府公务人员,他在黑白两道都游刃有余,吃得很开。晁盖截了生辰纲之后,他讲义气放了晁盖,宋江杀了阎婆惜,他讲义气放了宋江,雷横打死姘头,他又讲义气放了雷横,结果这次引火烧身,自己被发配了。

按理说,没有朱仝当时的网开一面,就没有梁山的领导班子,晁盖宋江不说感恩报答,起码也别给人添乱了,或许,不打扰,才是最后的温柔。

但我想多年之后,朱仝最后悔的事可能就是交了这群混蛋朋友,他刺配之后,又得到了沧州知府的赏识,小衙内也很喜欢他,天天和他一起玩,朱仝的牛逼之处就体现在这,甭管到哪儿,都混得开。这时候他一定希望自己好好过自己的新生活,和梁山那帮子人井水不犯河水,各自安好。

结果为了让他上山,李逵把不到十岁的小衙内撕成两段,那可还是个孩子!你们为了骗“兄弟”上山,这也做的出来!

后来民国人程善之估计也觉得梁山人太过分,续写了一版《残水浒》,书中被杀全家的扈三娘趁李逵不备,把他的脑袋砍了下来,当着所有人的面交给了宋江,朱仝看到之后,鼓掌叫好。

卢俊义更是“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”,卢员外富甲一方,不是朝廷官员,和梁山也一点关系没有,本来一辈子的主要任务就是花钱,结果就是因为你太有钱,太有名望,梁山需要你,所以你必须要加入我们。


于是吴用使用了断子绝孙的毒计,把卢俊义搞得家破人亡,最终不得不当了强盗。

-3-


可以看到,《水浒传》中,你富贵如卢俊义,老实如武大郎,隐忍如林冲,左右逢源如朱仝,刚直如武松,想要堂堂正正地活下去,实现自己“大宋梦”,都不可能。

《水浒传》中的世道是一个吃人的世道,专吃落单的好人,于是好人只能成魔,只能被逼上梁山。逼他们的,有朝廷之上人模狗样的高级官僚,也有和你喝酒行令,把义气挂在嘴边的社会大哥。

而仔细思索之后,你会发现,《水浒传》虽然是一本虚构的小说,但在那个年代,那个社会,这更像是一部更换了名字的纪实文学,因为水浒里每个人的悲剧,也许在古代中国的各个角落,都在不断地上演着。

在一个专制社会,官僚只会对上级负责,上级只会对皇帝负责,而没人对底层的平民百姓负责,所以,官府只要上峰高兴,就会横征暴敛,不断盘剥,因为决定他们个人命运的不是百姓,而是上峰的青睐。

而上峰的官员则要不断地去讨好皇帝,皇帝的一句话,他的生死荣辱就可以得到质的改观,所以他们在勒索下级官员的时候也就毫不留情。


至于最下面的百姓?Who cares?

只为上不顾下的社会体系也必然导致了司法体系的崩溃,没有监督的基层官员可以在所辖区域内为所欲为。

普通人被伤害之后无处伸冤,法律不会为他主持公道,于是只能变成更恶的人去惩处恶人,变成更恶的人之后,去伤害更多的普通人,如此这般,恶性循环。

《水浒传》作为名著,可说可研究的地方太多,单独拿出一个人来,都足够写出不少文章,所以,本文只是非常浅显地简单聊聊,能力一般,水平有限,让大家见笑。

只是,其对当时社会制度弊端一针见血的描述,无论何时,都有很大的借鉴意义。



烈女失贞不如老妓从良l我们与香港终于不告而别

死了都要嗑瓜子性爱机器人或改变男人择偶观

寻找汤兰兰l恶搞《黄河大合唱就该罚?




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查看更多节目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